追蹤
安安 美力柑仔店
關於部落格
冠家不需要廣告也不需要噴口水的!!謝謝合作!
  • 10941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很顏色的春安里

正由於躲在來來往往熱鬧的城市中,

要找到她並不容易,

好多前去的攝影人,常常走錯路,轉錯彎,

更有一人感嘆的說起緣份來,

『有緣的人才會找到。』

豈不像“愛麗絲夢遊仙境“般,不是每個人都可以遇見那隻匆忙的兔子?


這麼說,多少讓我打退堂鼓,
不想去找一個不確定是否會找到的地方。


一早起來,『春安路56巷』這個念頭又出現了,

才七點,安綺還在睡,要叫她起來嗎?

好吧!

就看看我是不是那有緣人?


悄悄的收好鏡頭,深怕一個動作太大吵醒美力,

讓整棟樓的人都被吵醒,


安綺趴在床沿,無聊得盯著我看,她還不知道要出去的事。

我對她閃過一個眼神,立刻精神奕奕的衝出門口,

又悄悄帶上門,開始今天的奇幻旅程。




想起一個像是遇上鬼打牆的網友說,

『好不容易到了春安路,也看到57巷,卻怎麼樣也找不到那消失的56巷。』

坐在一旁的安綺眼睛看著前方,一副信心滿滿的樣子,

難道,她知道我們可以找到?

多少讓我有點信心。




告別擁擠熱鬧的街道,轉進一條人車
鮮少的巷子,

台中市,這個怎麼樣都不算鄉下的地方,

我現在站的地方卻好像被遣忘似的,

沒有跟上時代進步的脈搏,

不小心停止了。

高樓大廈的觸手沒有伸向這裡,
才得以保持舊時代的那份味哩。

不過一個車道寬的路,兩邊開滿大片咸豐草,不像波斯菊那樣令人喜悅,我很擔心安綺會衝進去叢林裡讓全身紮滿針回來。

事實上,她已經打算去作針灸。

帶著她小心通過地雷區來到春安里裡面,

56巷呢?


這問題出現的理所當然。





我想,我們是那有緣人。

那麼,來說說她的故事吧!






一個老兵以自已的家為起點,彩繪四周原本死沉的水泥牆,

掬著年邁的身軀,一點一滴畫上顏色,

甚至很可愛的在家門外四處擺上娃娃,

不是寫實派那樣細緻,也不是為人所熟知的插畫,一個年過半百的老伯伯,畫的是自已那份童稚的心

和祝福大家的意念,

雖然只是短短一句『出入平安』,卻令人感動的要流下涕淚。

老兵,

戰後留在這裡的人,

家在好遠、好遠的地方,


他想的竟是『大家有福氣、大家出入平安。』

這心意,無以比擬。









想像、創意又極富童稚的風格讓春安里一時聲名大噪,

不敢評論她的色調、風格,怕自已不夠資格說上一句,





靜靜的欣賞她的美,

感謝她,讓我有緣欣賞到這無以倫比的春安!

























是不是很美妙?

一個老伯伯的童心彩繪。






無意間發現老舊水槽下有瓶用過的水泥漆罐,上頭貼心的寫上警示標語,






已經發鏽的鐵罐,是那時候陪著老伯伯的吧!










其實現場不止我一個攝影人,
巷口還有一組人正七嘴八舌的聊著出門該怎麼帶攝影器材、用什麼背包等話題。


正當我在拍一個松鼠布偶時,其中一人走過身邊,用輕蔑的口吻拋下一句話。

『那有什麼好拍的?』





這隻布偶閤著嘴,笑而不談。


表面上,說這句話很不禮貌,

但他提了一個有趣的問題,


『那有什麼好拍的?』






我想,

就是,

有『什麼』好拍的,

我們才會躲在深山一角苦候飛禽、

趴在地上捕捉寶貝們千變萬化的表情,

不惜長途跋涉,只為花開。







一條不足為奇的晒衣鍊,

我們會來來回回拍不下上百次,

試各種角度、光源,和條件,

只為了找到最對的一張照片。





對於攝影這件事,

那位先生顯然還是門外漢。







冠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